当前位置:服务器安全狗防护验证健身夏雨:极限运动让我更自信
夏雨:极限运动让我更自信
2022-07-21

“我喜欢在极限运动的过程中挑战自己。极限运动不是跟别人比赛,而是跟自己。它能让一个人变得更自信。”夏雨非常确信的说出这些话,“极限运动基本都是户外的运动,与大自然接触,让人感觉自由自在。再加上滑板和滑雪这些项目,能发挥自己的想像力、创造力来组织动作。你会为自己不经意的一个动作而惊喜,那种感觉跟滞空的刺激一样令人兴奋。”

小时候在青岛拿过滑板冠军

夏雨3岁时,父母离异。父亲是画家,云游四海,他跟着姑妈去了乡下。姑妈一家人的怜爱与呵护,安抚了夏雨年幼的心。15岁,夏雨选择回青岛一个人生活,一部警匪片搭起了他与滑板的缘分。当时16岁的夏雨,无意中看了一部叫《危险至极》的电影,讲的是一帮玩滑板的少年把犯罪份子绳之以法的故事。当时他对这些滑板少年的第一感觉就是特别酷,而且被他们那种追求自由的生活方式深深地吸引了。

夏雨记得特别清楚,那一年是1992年,当时青岛根本找不到有卖滑板的地方,对滑板的念头只好暂时搁浅。但过了一年,又是一个偶然促成了夏雨和滑板的真正缘分。正好那天和父亲一起去逛街,无意中看到一家体育用品商店里有卖滑板的,于是夏雨又一次动起了玩滑板的念头,那天正好是夏雨十六岁的生日。夏雨向父亲要了滑板作为生日礼物,从此便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滑板生涯。

夏雨说自己真正算得上滑板玩家还是在上高中的两年时间里。那时几乎每天都在滑,甚至把滑板当成了交通工具,滑着上学,再滑着放学。和所有上学的孩子一样,放学后是夏雨最开心的时候。和一帮朋友在青岛的海边广场上玩滑板成了那时最美好的回忆。唯一不开心的就是经常会有人来管,因为那个广场不是专门的滑板场地,玩滑板不但破坏公共设施,也影响那里的交通。但年轻的心是不会因为任何束缚而停下脚步的,大家总是找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练习技术,也会来个三四十人一起滑过街道的壮观场面,对这些夏雨至今记忆犹新。

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就轻信夏雨可以当班里的体育委员、运动会主力。夏雨说他上学的时候力量项目都不及格:“我当时肺活量特别小,跟女孩儿似的。引体向上之类的都做不了几个。”不过技术含量的运动还是不错的,像跳远什么的夏雨都非常拿手,当然还有他最爱的滑板。

回想从前,夏雨说现在玩滑板的频率远不能及读高中的那两年了,“现在的技术大多还是在上高中时练的,那时滑得算不错,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算是滑得最好的一个,也参加过青岛市的比赛,还拿过冠军。”如此称霸一方的水平在夏雨看来却不值得一提,他戏称自己的滑板技术只是演艺圈里最好的,因为他还没在圈里发现一个玩滑板的人。

夏雨滑板的这些年来,每年都会受伤。“扭腰、崴脚的,受伤是经常的事。”2006年年末那次脚踝骨裂可以说是最重的一次了,夏雨休息数月,《面纱》新闻发布会的时候还不得不拄拐亮相。在拍《独自等待》的时候,夏雨还因为受伤导致脸上挂花而影响拍戏,这个教训一直让夏雨非常自责。

“运动受伤是不可避免的,不过其实也挺不负责任的。我在滑板的时候对自己基本没什么保护措施,不过经常运动其实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。”夏雨在滑板方面算老手了,依靠技巧和经验,他有充分自信可以不佩带头盔护膝之类的用具,但夏雨怕自己的行为误导别人,还特意强调初学者一定要把自己保护起来。

长大了在瑞士拿过滑雪冠军

冬季来临,夏雨把滑板的轮滑收起,转移到了雪地上,这也算是酷爱滑板的爱屋及乌吧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就是对这种在一小块板子上的运动情有独钟。夏雨拥有的第一块滑雪板是在2003年,一个朋友送给他的,朋友说去试试单板滑雪吧。就这样,他在那年冬天开始了单板滑雪,本来只是抱着不能浪费了滑雪板的想法,但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2006年初,夏雨在瑞士获得了铁力士山杯滑雪比赛单板冠军。这个冠军对夏雨来说,绝对是意外之喜。最初他是作为嘉宾被邀请去观摩比赛,但当身处瑞士的雪山环抱中时,他已经不能抗拒自己参加比赛的念头,不想竟获得了冠军。比起参赛的其他选手,夏雨的雪龄比较短,“在那之前我总共也就滑了50多次”。但凭借高超的滑板技术为基础,夏雨还是战胜了“前辈”们。也许是天赋的缘故,夏雨掌握单板滑雪技巧的时间比常人要短得多,通常一般人要经过四五次才能学会,而他第一次滑雪就能驾驭滑雪板了。虽然参加的是业余比赛,但夏雨却非常珍惜这个冠军,“这是自16岁获得滑板冠军之后,我这么多年来在拍戏之外获得的唯一奖项”。

也许是性格使然,夏雨喜欢滑雪这种自己跟自己较劲的运动。“单板滑雪会让你感到自由自在,你可以控制自己,可以与滑雪板一起去完成动作。而且,滑雪场的环境很吸引我,我喜欢这种身处大自然的感觉。”滑板也好,滑雪也好,在夏雨看来,它们是运动,更是一种生活方式,一种让他真正喜欢的生活方式。

(实习编辑:童文冲)

点击浏览更多精彩内容